首页 > 要闻速递
“非洲和平安全”安全理事会主席声明

  安全理事会主席在2020年3月11日安全理事会第8743次会议上,就安理会审议的题为“非洲和平与安全”的项目,代表安理会发表声明如下:

  “安全理事会表示关切并强烈谴责一切形式和表现的恐怖主义,并注意到恐怖主义对非洲和平与安全构成的日益增长的威胁,特别是在萨赫勒受影响最严重地区,尤其是三国交界地区(马里-尼日尔-布基纳法索)、乍得湖盆地和非洲之角,并表示严重关切此类袭击对非洲和平与安全的破坏影响。

  “安全理事会向恐怖主义受害者家属表示哀悼,声援遭受恐怖主义袭击的非洲国家,并对恐怖主义暴力幸存者表示支持。

  “安全理事会认识到非洲境内的重大恐怖主义威胁,并着重指出必须迅速有效地执行安理会关于打击恐怖主义的各项决议,以及对被指认的与伊黎伊斯兰国(达伊沙)、基地组织及其附属机构有关联的个人、团体、企业和实体采取的一切制裁措施,并在这方面欢迎第1267(1999)、1989(2011)和2253(2015)号决议所设委员会最近决定将伊斯兰国西非省、大撒哈拉伊斯兰国和利比亚境内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列入其制裁名单。

  “安全理事会强调,恐怖主义、助长恐怖主义的暴力极端主义的存在可能加剧受影响区域的冲突,并可能导致损害受影响国家,特别是损害他们的安全、稳定、治理、社会和经济发展。

  “安全理事会赞扬非洲国家、非洲联盟和其他区域和次区域组织在根据《联合国宪章》第八章在非洲和平与安全架构框架内打击恐怖主义和助长恐怖主义的暴力极端主义方面所作的努力和取得的进展。

  “安全理事会重申致力于根据《联合国宪章》维护所有国家的主权、领土完整和政治独立,并强调指出,会员国在打击恐怖主义行为和助长恐怖主义的暴力极端主义方面负有首要责任。

  “安全理事会还重申,会员国必须确保为打击恐怖主义而采取的任何措施都须符合它们根据国际法,特别是根据国际人权法、国际难民法和国际人道法承担的所有义务,特别指出对人权、基本自由和法治的尊重与有效的反恐措施互为补充、相辅相成,是成功开展反恐工作的一个重要部分,并指出必须尊重法治,以期有效防止和打击恐怖主义,还指出不遵守这些义务和其他国际义务,包括《联合国宪章》规定的义务,是趋向暴力的激进化日益增加的一个助长因素,也助长了有罪不罚感。

  “安全理事会敦促会员国和联合国系统根据国际法采取措施,以《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所述均衡方式消除助长恐怖主义的暴力极端主义的所有内部和外部动因。

  “安全理事会认识到小武器和轻武器在非洲的非法贸易和转用造成的影响和挑战,这种非法贸易和转用使恐怖主义团体能够大大提高其武装能力。

  “安理会强调,不能也不应将恐怖主义和助长恐怖主义的暴力极端主义与任何宗教、国籍、文明或族裔相联系。

  “安全理事会特别指出,必须根据适用的国际法采取整体综合办法打击恐怖主义和助长恐怖主义的暴力极端主义,并努力从治理、安全、人权、人道主义、发展和社会经济等层面应对这一挑战,包括青年就业和消除贫困。

  “安全理事会特别指出必须采取全政府和全社会的办法,强调指出必须与所有相关利益攸关方,特别是民间社会合作打击非洲境内的恐怖主义和助长恐怖主义的暴力极端主义,在这方面鼓励妇女参与这一进程并发挥领导作用,鼓励会员国为青年提供就业机会和职业培训,促进优质教育并考虑制定和执行有关政策和方案,便利妇女和青年建设性的政治参与,包括有意义、平等和充分地参与各级决策。安全理事会认识到这些努力有助于阻止人们受恐怖主义和助长恐怖主义的暴力极端主义驱使,有助于促进社会包容与和谐,使社会更有能力抵御趋向暴力的激进化。

  “安全理事会表示深为关切性暴力和性别暴力行为以及招募和使用儿童已成为某些恐怖主义团体战略目标和意识形态的一部分,被当作一种恐怖主义战术,并被当作一种通过支持资助和招募活动及通过摧毁社区,增强这些恐怖主义团体自身力量的工具。

  “安全理事会表示严重关切外国恐怖主义作战人员返回或迁移,特别是从冲突地区返回或迁往原籍国或国籍国或包括非洲国家在内的第三国所构成的威胁,着重指出必须为非洲国家提供国际支持和援助,以消除外国恐怖主义作战人员构成的威胁,包括信息共享、边境安全、调查、司法程序、防止招募和资助外国恐怖主义作战人员、适当起诉、改造自新和重返社会等方面的支持和援助。

  “安全理事会严重关切地注意到,恐怖主义分子和恐怖主义团体,包括非洲境内的这些分子和团体通过各种手段筹集、运转和转移资金,包括现金运送、滥用合法商业企业、开采自然资源以及通过绑架勒索赎金、敲诈、文化财产、人口、毒品及小武器和轻武器的非法贸易和贩运等犯罪活动获得收益,并回顾安理会对所有会员国规定的,包括在第1373(2001)和2462(2019)号决议中规定的关于防止和制止向恐怖主义提供资助的义务。

  “安全理事会表示关切非洲境内的恐怖主义分子可能把跨国有组织犯罪作为资金或后勤支助来源而从中受益,认识到恐怖主义与跨国有组织犯罪之间的联系性质及范围因具体情况而异,强调需要协调地方、国家、次区域、区域和国际各级的努力,根据国际法应对这一挑战。

  “安全理事会确认非洲会员国致力于根据有关国际条约和公约、非盟文书和举措、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和《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打击恐怖主义,并鼓励国际社会支持非洲国家努力打击恐怖主义和助长恐怖主义的暴力极端主义。

  “安全理事会欢迎其负责反恐的附属机构努力促进与区域和次区域安排的合作。

  “安全理事会强调指出需要继续向非洲会员国提供和加强支持,以便在国家、次区域和区域各级打击恐怖主义和助长恐怖主义的暴力极端主义,包括提供有效和有针对性的能力建设、培训、分享最佳做法和经验以及为支助有关努力而需的其他必要资源,特别是在以下方面:

  ——通过建立国家级机构间协调机制,加强非洲会员国内部和之间的机构间合作;

  ——通过使用旅行信息和国际数据库、分享边境安全和管理良好做法等措施发现恐怖主义犯罪和其他严重犯罪;促进议员在履行相关反恐义务方面的作用;促进南南合作;

  ——应要求制定并进一步执行打击恐怖主义和防止助长恐怖主义的暴力极端主义的国家和区域战略和行动计划;

  ——建立并进一步加强公平和有效的刑事司法系统,努力打击恐怖主义;

  ——防止恐怖主义分子和恐怖主义团体获取武器弹药;

  ——制定并进一步执行应急和反应计划,旨在保护以免遭、减轻、调查和应对针对软目标和重要基础设施的恐怖主义袭击造成的损害并从中恢复;

  ——支持非洲国家努力继续确保在其所有反恐政策中尊重人权和法治,以此作为打击恐怖主义的根本基础。

  “安全理事会注意到联合国相关实体,包括反恐执行局、反恐办、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开发署在非洲的持续努力,强调指出需要确保在这方面加强与捐助方和受援国的协调和一致性,同时考虑到各国的视角,以期加强国家自主权。

  “安全理事会呼吁国际社会增强政治承诺力度,考虑调动更多可持续和可预测的资源和专门知识,以加强非洲国家打击恐怖主义和助长恐怖主义的暴力极端主义的能力,包括促进分享信息和良好做法,通过教育和媒体提高公众认识,加强国际合作机制,并将必要资源调集用于有需要之处。

  “安全理事会重申,必须消除有利于恐怖主义和助长恐怖主义的暴力极端主义在非洲蔓延的基本条件,包括确保国家恢复和重建,加强善治,促进非洲的社会经济发展,包括为此创造就业机会和促进创业,并提供教育和保健服务,以增进非洲人民的福祉。

  “安全理事会强调指出联合国机构应与非洲联盟、非洲次区域组织及安排以及该区域的会员国密切合作,赞扬非洲安全举措,包括五国集团萨赫勒联合部队和乍得湖盆地多国联合特遣部队对该区域和平与安全的重要贡献,并注意到2020年1月13日的波城首脑会议。

  “安全理事会鼓励在非洲举行次区域、区域以及非洲大陆对话,分享应对恐怖主义的最佳做法,在这方面,安全理事会注意到反恐办2019年7月在内罗毕召开的非洲区域反恐高级别会议。

  “安理会重申支持到2020年平息非洲枪炮声,认为这一目标的实现有助于根据《2030年议程》实现非洲联盟的《2063年议程》,确保非洲的一体化、和平、安全和繁荣。”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